%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27-%e4%b8%8b%e5%8d%884-47-19

作者:傻瓜也會跑統計 / 傻瓜也會寫論文

「我該作質化論文還是量化論文?」這是研究生們常常在抉擇的問題。但是 其實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提問。

「質化」和「量化」這兩個詞之所以讓人困惑,是因為使用這兩個詞來描述 不同派典的研究,是一種過度簡化的思維。就像你可以很天真的覺得這世上只有 兩種人:好人和壞人,可是採用這種過度簡化的分類方式去看人,一定會在解釋事情時遭遇困難;你會發現每個人都有很多面向,在這件事情上是個好人,但在 另一件事情上卻是壞人。一般人口語中的量化 v.s.質化研究,也是一種過度簡 化的分類,研究無法用量化、質化這麼簡單的方式去分類;真正的研究分類很複 雜,限於篇幅本文無法在此多作討論。在此採用一種通俗(但不精確,而筆者自 己也不贊成的)分類方式:量化=實徵/後實徵研究,質化=詮釋/行動研究,來 寫這篇文章(註 1)。在這前題下,簡單而精要地來說,質化和量化論文大約有 以下不同:

  1. 你的研究目的是想找一個客觀的真實嗎?質化(不是)、量化(是)。
  2. 你在研究過程中,允許自己的主觀涉入嗎?質化(允許)、量化(不允許)。

在理解了上面這兩個差異後,我們就可以接著討論:「我該作質化論文還是 量化論文?」這個問題了。當學生對所謂質化、量化研究還不夠瞭解時,常常有 一些美麗的誤解,會以為質化研究既然允許主觀涉入,所以比較簡單,可以自由 發揮,愛怎麼寫就怎麼寫;這種想法多少有些過度的天真樂觀。質化研究絕對不 是可以讓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的論文,也不是那種你可以寫得很過癮的論文,事實上寫質化的論文是有一定程度痛苦的。純就難度來說,量化論文比較好寫;這 有兩個原因,首先在結構上量化研究的操作通常有很明確的步驟可以依循,在論 文寫作上也有很既定的格式;相對來說質化研究不論在研究的操作上,或論文的 寫作上,它的結構都比較鬆散模糊,也就是你不太能依樣畫葫蘆地去完成論文。 對經驗不足的學生來說,寫論文的過程中有一個清晰可依循的步驟,相比於處處缺乏明確的指引,何者比較簡單不言可喻。質化研究吸引人之處在於你不必完全 依循既定的規範,但它的難處也在於你沒有既定的規範可依循;「成也彈性,敗 也彈性」。就難度而言,量化研究的論文比較容易操作。

然而,量化論文固然比質化論文結構明確,它也有它的難處;這難處不用說, 大家都知道,就是學生通常缺乏足夠的量化能力。但是這並非無法克服的,畢竟 每年有幾萬個研究生都畢業了,這些騙到學位……啊,不是,是拿到學位的人,絕大多數量化能力都不太行,這表示沒有足夠的量化能力並不會成為取得學位的 絕對阻礙。此外,除了量化能力外,有時量化研究還比質化研究多一個可能阻礙: 如果研究結果不如預期(不顯著)怎麼辦?質化研究的目的通常不是為了驗證假 設,因此怎麼作都有結果、什麼結果都能寫;但是大多數的量化研究都是為了檢 驗假設,如果作到最後假設未獲支持,老師或是口委是可以接受的嗎?有時作量 化論文的學生,會明確或隱暗地感受到老師希望研究結果支持假設,因而承受一 些壓力(註 2)。

好了,那麼「我該作質化論文還是量化論文呢」?初步來說,你應該考慮幾件事:

一、個人興趣和風格的問題;你是很能忍受模糊的人嗎?你能想像沒有客觀 真實是什麼樣的狀況嗎?如果答案是「是」,質化研究是可以考慮的選擇;否則 量化研究可能更適合你。

二、時間和資源問題:畢業時間早晚對你來說是重要的考慮嗎?通常完成量化論文所需的時間會比質化論文短(這只是平均經驗值;當然,個人的拼勁是可以彌補這個差異的)。

三、你指導教授的專長是什麼?絕對不要選擇和指導教授不同的派典;或是倒過來說,你應該找和你相同派典的老師當指導教授。

四、如果量化研究結果不如預期,你會因而承受壓力嗎?這件事可以事先探聽清楚。

最後,不論做質化或量化論文,你都要帶著前方有荊棘的心情出發。作質化 論文會遇到的困難可能是,寫論文的過程中沒有清晰可依循的步驟,常常處在一種似似而非的模糊中;關於這一點,《傻瓜也會寫論文》中有兩個章節(11、12 章),提供了明確的書寫範例可以依循。作量化論文會遇到的困難多半是你沒足 夠的量化能力;關於這一點,《傻瓜也會跑統計》可以給予你明確的指引,幫助 你從統計分析一直到將分析結果寫成論文。沒錯,你選擇你想走的道路,披荊斬棘的麻煩事交給我們來。

什麼,你說我們根本就是在藉機打廣告?請問,你的這個結論是客觀的呢,還是帶有你的主觀判斷在裡面?這是根據量化而來的立論,還是根據質化而來的詮釋呢?

註 1:在本文中大部份的時候,使用質化、量化這兩個詞來區分兩類研究其實都是不精確的。例 如有些質化研究是很具量化精神的(如紮根理論)。但是大部份的讀者可能習慣用這兩個詞去作 分類,所以我們還是使用了這種不精確但通俗的陳述方式。

註 2:「研究結果一定要支持假設。」是一種非常糟糕的觀念,這個觀念大大地破壞了社會科學 的進展。「研究過程嚴不嚴謹遠比研究結果是否顯著來得重要。如果你在整個研究過程中作了努 力,用嚴謹而科學的態度對待你的論文,那麼不論結果如何,這論文就是一本值得讓人大大讚許 的論文,而你也就是一個值得令人尊重的研究者了。」(傻瓜也會寫論文,p.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