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0
海報取自:https://tw.movies.yahoo.com/movieinfo_main.html/id=4290

作者/ 海默  海洋之心部落格格主

這是個關於孤單與陪伴的故事,這是個關於季節與生活的故事,這是個關於失落與追尋的故事,這是個以童話為喻,以美景為經、麵包為緯,以情為底蘊的故事,而當電影片名為「幸福的麵包」,這當然也是個關於追求幸福的故事。

故事一開始以繪本《月亮與瑪尼》拉開序幕,瑪尼是月亮的好友,兩人相互陪伴,某一天月亮說希望太陽可以消失,然則瑪尼卻提醒著沒有太陽,月亮就無法照亮回家的路。在那童話的訴說裡,藏著一股淡淡的悲傷,關於孤單、也關於自我。也在那氛圍之中,帶入了電影的主角理惠,現實的困頓,讓繪本裡的故事纏繞在心頭,也讓瑪尼咖啡店有了可能。

就這樣場景轉換到北海道的洞爺湖,在那美麗風光之中,理惠與尚一同編織著關於生活的平實與精彩。鄉野間的咖啡店,總是有著熟悉的客人,然則因為樓上的空房還提供給旅人住宿,於是遂有了不一樣的故事。而故事就依著季節訴說著,從熱情的盛夏、失落的秋意、凜冽的寒冬而至春天的歡愉。

夏季是個戀愛的季節吧!因為男友失約而讓沖繩生日行落空的香織,臨時帶著滿腔的怨念從東京來到了北海道。是賭氣也是放逐,可是不論是何者,骨子裡的失落與孤單,淘空著旅行的意涵。當酒精成了依靠,那內心的悲更是肆無忌憚地漫了開來。然則與此同時,瑪尼咖啡店來了另一個熟客,鐵道員時生,先是看不慣香織那略顯高傲的態度,卻不小心拉扯出內心嚮往東京的念頭。兩人之間,從相遇到相伴,短短的幾天,一如盛夏的火熱與奔放,那不也是青春的狂傲與不羈。

值的一提的是,離開的前一晚,理惠與尚特地為香織準備了一場生日宴,還為她做了特別的咕咕洛夫麵包,那是只有在特定的日子才會製作的麵包。那份心意原足以讓香織感動不已,然則更讓香織深深體悟的是,宴席中,尚與理惠兩人彼此共享著麵包,那份在乎與陪伴,迥異於她過往的關係。那簡單的舉動,卻讓香織濕紅了眼眶,因為那碰觸到心靈深處對於生活的嚮往,還有關於美好人性的相信。也因此這也讓她反思著,在過往的強顏歡笑之中,關係的本質究竟是什麼,那是她所追求的嗎?在她所以為不得不的偽裝與欺瞞裡,她究竟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自此她才真正釋懷原有的失落,也就更願意迎向另一個可能。這一切更是引燃香織與時生戀情火花的關鍵。而就在盛夏的洞爺湖畔,在那熱情的愛戀中,更不忘提醒著,陪伴的本質,該是真誠。

當陶醉於夏的浪漫,卻旋即得要面對秋的傷感,這原是季節的輪替、這也是人世的無常。一個突然不想上學的小女孩未久,在那滿懷心事的惆悵裡,透露著讓人心疼的孤單感。她是個孩子,可是那一個人呆立在站牌的身影、一個人枯坐在咖啡店的樣子,少掉了年輕獨有的肢體語言,呈現在外的除了孤單,還有怎也揮之不去的落寞。那謎團,在另一個與未久相似的身影中,逐漸解開。

原來那是未久的父親,電影特地拍攝他一個人縮在公司的角落裡,吃著泡麵,是匆忙,也是無奈。而後在未久回憶的片段裡,父母之間的爭吵以及母親的離開,解答了兩人的情緒,卻也帶入了更深的感傷。當未久思念著母親的南瓜濃湯時,父親央求理惠與尚能滿足這個缺口,卻遭未久的拒絕。她是害怕的,南瓜濃湯的記憶是幸福的、是專屬於母親的,怎能被取代、怎該被取代。

可是當第二次父女倆一同在瑪尼咖啡店用餐時,未久知曉那是父親的心意,她在意父親,她怎能拒絕。可是面對母親的離開,父親的隱瞞,她對父親依然有怨,她又怎能接受。兩相拉扯,終於妥協的那刻,她選擇回到餐桌旁。南瓜濃湯入口後,稱讚美味的同時,也不忘提及那與母親煮的南瓜濃湯不同,那一刻怎不讓人落淚。喝湯,乍看之下的平凡,骨子裡其實意味著接納母親離開的現實,未久怎會不知。可是她也知曉如果一直拒絕接受這個事實,痛苦不僅沒有出口,父女倆將身陷泥淖,動彈不得。

那是兩個孤單的生命,找不到相依偎的機會。直到南瓜濃湯與麵包的出現,當未久接納了父親的善意,也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父親也就更能坦然地面對未久,道出內心的愧疚。兩人相擁而泣的畫面,讓人動容。而當尚端出了團圓麵包,電影聚焦於父親幫女兒撕開麵包,然後父女倆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沾著南瓜濃湯吃,那畫面旋即令人聯想到尚與理惠兩人共享麵包的相伴。最末當這對父女在月色下,攜手前行時,彷彿在那濃濃的秋愁裡,尋得一些寬慰。什麼是陪伴,那是在坦然面對錯誤裡,尋求對方的諒解,釋懷彼此的芥蒂。

暴風雪從來就不是一件美妙的情事,迎著大風雪而來的是一對步履蹣跚的老夫婦阪本與綾。在那相互扶持照應的過程裡,該是讓人感到欣慰與幸福,可是兩人臉上的面容,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絕望感。生活彷彿在不得不裡,捱著。果不其然,後續的發展之中,讓人震撼,那悲遂也推向更深的漩渦。嘗試去挽回的尚,在與阪本的談話裡,阪本談及生命的失落,也提及老了將不會再有新的體驗,只是不斷去經歷原本可以做到,如今卻無法做到的悲傷與無助。

在那絕望與默然的氛圍裡,竟然因為豆仁白麵包產生戲劇性的變化。原來綾一直都是不吃麵包的,為此尚還冒著大風雪外出去借米,可是她竟然被剛出爐麵包的香氣所吸引,甚至禁不住拿來吃。這過程不僅讓阪本驚訝不已,可也顛覆了他原本所認定的悲觀想法。當人生還有變化,也就有了希望,只是一個麵包就翻轉了原本絕望的氛圍,更讓生命有了不同的力道。於是不論是接續的散步、舞會,都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著阪本,人生的精彩從來沒有將老年排拒在外。即便面臨疾病的威脅,即便遭逢生命的無常,他們都體悟到,所謂的陪伴,正是在相互扶持中領受生命的精彩與變化。

春天,主角回到尚與理惠身上,其實從電影開頭,兩人就隱約透露著關係的微妙。他們是夫妻,可是在這關係裡,有甜蜜、有陪伴,但是理惠內心深處的悲傷與孤單,卻依舊牽動著關係的變化。直到當理惠聽到綾在翻看《月亮與瑪尼》時道出:「有月亮才有瑪尼,有瑪尼才有月亮。」彷彿驚醒了早已依偎在關係裡的理惠。也因此當理惠對尚說:「她找到了瑪尼時。」尚從驚喜的錯愕轉為感動的淚水,那所凸顯的是一種關係的認定。可還記得,電影一開頭,理惠便直陳,她再也找不到瑪尼。那是一種放棄,關於人生,也關於關係。那也像是一種宣告,自此她將陷入孤單的漩渦,無可跳脫。

由夏轉秋至冬而春,「幸福的麵包」訴說著季節的流轉,也碰觸著活著的孤單與陪伴。除此之外,電影畫面中最讓人難忘的莫過於麵包的製作,不論是尚正在糅麵團,還是他正在檢視烘烤中的麵包,或者看見麵包剛出爐的樣貌,都讓人垂涎欲滴。那是幸福,關於麵包、也關於人生。誠如尚所言,簡單的麵包卻能保有原味,反倒更加迷人。人生不也如此,有人醉心於華麗的表象、有人迷戀著虛幻的頭銜,當習慣於複雜糾結的人生,是否遺忘了人生也可以很簡單。

簡單往往是通往幸福的捷徑,慢活更點出了細細體會人生的關鍵,那不單是風景、也是食物,更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陪伴。「幸福的麵包」是三島有紀子首次執導的長片,在那緩慢的調性裡,訴說著關於生命的療癒。每個人生都可能遇到瓶頸,在那悲傷甚或絕望的當口,孤單往往掐住轉換的可能,陷溺彷彿成了不得不的掙扎,抑或者墮落。也因此,陪伴遂成為找回力量的關鍵,而當緩慢改變了人生的步調,也就同時創造出新的可能;當簡單捨去了許多的在乎,也就同時拉扯出改變的契機。

誠如電影中眾人享用著簡單的麵包,往往是在緩慢的節奏裡感受著味覺的變化。這是幸福的麵包,可別忘了,這也是幸福的人生。羨慕嗎?不妨先從簡單的麵包開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