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華麗氣派飯店林立的不夜城,即使到了晚上,整個城市依舊是亮的。事實上,他們也不希望賭客們睡覺。而這背後是不是有著科學依據的陰謀呢?

好吧,陰謀論是唯恐天下不亂地浮誇了一點,但是製造一個環境讓你該睡覺的時候不去睡覺,可是的確會影響你的賭博行為的喔!

賭博,可以說是無時無刻都在做決定:有些人憑感覺,有些人憑心中的一套公式,無論如何賭或不賭(Go or No-GO)都是一個決策的結果。在我們的生活中,無時無刻我們都在做決定:一般的情況下,過去的經驗會幫助我們做未來的決定,避免重蹈覆轍,甚至從新的決定中獲得更大的利益。但對於一些族群的人而言,即使知道這個決策可能帶來負面的結果,他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有股衝動去執行這個決定。

比如說,如果我揍了小明一拳,不僅破壞我與小明之間的關係,也會被老師/學校懲罰,受到父母的責罵。大部分大腦發育成熟的人,或是沒有被疾病影響的健康個體,大腦會有足夠的能力去抑制「我想要揍小明一拳的衝動」。但是,對於大腦抑制衝動的迴路發展較慢的部分青少年,或是因為疾病而受影響的人,他們可能還沒想到負面結果,拳頭就已經揮出去了; 或是即使他們有意識這負面的結果,當下的情緒依然徹底勝過理性,拳頭還是揮了出去。

賭城,一個沒有真正的夜晚,沒有睡覺的環境;這樣的環境是不是其實會潛移默化地讓你賭癮難耐呢?

這篇文章會把焦點集中在因為疾病(例如賭癮)而受影響的人:通常帶癮的病患都有兩個層面的行為互相影響,無法抑制的衝動與強烈渴望感官上的刺激

以有賭癮習慣的患者為例:對一般的人而言,小賭怡情,平常不會有想賭博的慾望,可能就逢年過節時當作與親友的娛樂活動;而當我們輸到一定金額時,我們就會收手;甚至贏到一定程度時,我們也會覺得可以了,可以停了。但這類的念頭可不會出現在賭癮患者心中。染上賭癮的患者不僅僅無法抑制這個衝動 (明知道賭博帶來的各種負面結果,例如傾家蕩產),他們也更傾向冒險的決定,會不停尋求「賭贏」所帶來的刺激回饋感。

有意思的是,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即使是健康的個體,在睡眠不足的情況下,也會傾向追求更冒險的決策與較低弱的抑制衝動的能力。雖然背後的機制還沒有完全被解開,但部分的證據顯示,睡眠不足的時候,我們會對能帶來快樂的刺激更敏感,而平常負責抑制衝動的前額葉皮質的功能則會下降。最後的結果就是,當我們常常睡眠不足的話,決策會較不周慮而且更容易會去「賭」自己想要的結果

睡眠越不足 決策越冒險嗎

那麼,睡眠不足與冒險的決策會是線性的正相關嗎?也不然,事實上會是一個倒U的關係:當睡眠不太夠時,越缺乏睡眠會越容易有冒險行為;但是當超過了最大值,也就是當你累到只想當家裡的貓皇,只想悠悠地躺在地板上時,你已經沒有精神與體力去作「賭」這件事情,這時越累只會越讓你甚麼都不想做。當你來到賭城的時候,各種聲色場所都會讓你覺得熬夜也沒有關係,這時候的你雖然累, 但又沒累到下一秒就要昏倒的程度;但你可能不知道,不知不覺中,你的大腦已經被設定在他們所想要的狀態:增加的衝動與更冒險的賭博策略。這時候的你,有點累又不會太累,通宵越久越符合他們的利益。

第二個問題:我們能不能靠外力增加我們的清醒程度,而降低作出冒險決策的結果呢?比如說咖啡或是其他提神的藥物,是否能夠避免因為睡眠不足所帶來的負面決策傾向?很遺憾的,咖啡因(或是D-AMPH) 雖然能提高受試者(61小時的睡眠剝奪)的清醒程度,與對環境的警覺度/反應速度,在測試賭博行為的時候,並沒有改善他們出冒險決策的傾向。

相反的,讓受試者好好補個眠,他們的表現又會回到一開始的基礎值,顯示睡眠對於決策的影響可能不是這麼的單純,不僅只與睡意與疲勞有關(Gottselig et al., 2006; Killgore et al., 2007; Killgore et al., 2009)。所以囉,如果你為了一個重要的決策而好幾夜睡不好,即使有咖啡提神,最後作出的決定可能還是會比睡飽後的決策更顯得冒險呢!

雪上加霜的是,儘管睡眠與冒險決策與上癮有著令人難以忽視的關聯性,受到的關注卻是令人難以至信地少:儘管睡眠狀況會是評估賭癮患者狀況的問卷問題之一,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IV)對於賭癮患者的病理描述卻是隻字未提。

這實在是需要被關注的議題!以Parhami et al 2013的研究為例,超過一半的賭癮患者(67.7%)抱怨有睡眠問題。前面已經介紹了睡不好,會讓健康的人都出現類似賭癮患者的高風險決策,更何況是需要被治療的患者自己本身就有睡眠障礙呢?

賭博與睡眠問題,重要但卻還缺乏研究能量的領域,希望有更多的研究團隊能投注他們的研究能量,讓我們不僅改善賭癮行為,也能幫助他們最基礎的需求:睡眠的品質。

參考文獻:

  1. Gottselig JM, Adam M, Retey JV, Khatami R, Achermann P, Landolt HP. (2006). Random number generation during sleep deprivation: effects of caffeine on response maintenance and stereotypy. J. Sleep Res. 15:31 – 40.
  2. Killgore  W, Lipizzi  E, Kamimori G,  Balkin T. Caffeine  effects on risky decision-making after 75 hours of sleep deprivation. Aviat Space Environ Med 2007; 78:957-962.
  3. Killgore WDS, Kahn-Greene ET, Grugle NL, Killgore DB, Balkin TJ. (2009). Sustaining executive functions during sleep deprivation: a comparison of caffeine, dextroamphetamine, and modafinil. Sleep 32:205 – 216.
  4. Pittaras E, et al. Mice gamble for foo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risky choices and prefrontal cortex serotonin. J Addict Res Ther. 2013;S4:011.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