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你/妳好,很榮幸有機會回應你/妳這個問題。看到這個匿名信的時候著實嚇了一大跳,想說這是17歲的我穿過《解憂雜貨店》的門縫寄來的信嗎?哈哈。我是成功大學心理學系大五的學生,也是《別再叫我加油,好嗎?》的作者張閔筑。

誰有資格讀心理系

以前我也常懷疑自己是憂鬱症患者,會不會「沒有資格」讀心理系呢?身邊再多人鼓勵我、再多心靈雞湯也無法解決自我否定的殺傷力。(畢竟他們又不是心理學界的人,哪知道老師們怎麼選學生,不是嗎?老師們才是掌握生殺大權的人不是嗎?)

這個疑惑,一直到我2015年去參加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舉辦的暑期學校,詢問與會的台灣師範大學心理與輔導學系的李俊仁教授:「我是憂鬱症患者,如果當年我去面試大學的時候表示我想讀心理系為了了解自己,您會錄取這個學生嗎?」他回應我:「有何不可?那很好啊。」他的回覆彷彿一枚定心丸,讓我在學習心理學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都會經歷高低起伏,差別低潮分別在生命的不同階段出現而已。而認識自己」、「照顧自己」是每個人一輩子都逃不了的功課,而你因為憂鬱症的緣故,已經比別人更早開始行動了,這是你適合讀心理系的優勢。

面試時,該提起自己的憂鬱嗎

至於申請學校的時候,該不該跟教授坦承自己的病況呢?這點只有你自己才能決定。因為台灣的心理學相關系所很多間,教授也百百種,我無法保證你屆時遇到的教授一定能包容你這點。(有些教授看成績,有些看人格,有些看潛力???反正人生本來就不公平,規則也都變來變去。但請相信,好老師、願意接納你的老師一定存在。)

但即便你,落選了,無須譴責自己,憂鬱症不是一種錯,也不一種羞恥。我當年高中畢業申請中正大學心理系,錄取到我前一個名次,以零點幾分的差距落榜了,經過兩年之後才透過轉學考進入成功大學心理系。

雖然心理學解無法答人生全部的問題,但它給我一顆能夠批判思考、分析資料的清晰大腦;雖然心理學無法讓我變成樂觀開朗的人,但它幫我內建一個心理師人格,在我情緒潰堤的時候能夠自我安慰。

如果,你真的很想讀心理系,也有學習的熱忱,那麼很歡迎你成為心理人。我敢說,雖然學習心理學並不是一條容易的路(比如統計很難、設計問卷很煩、寫程式很可怕???之類的),但絕對是趟很有收穫、樂趣十足的旅程。

祝福你,一切順心。
喜歡未來有一天,能看到你成為優秀的心理人。
我相信你,可以的。
期待未來再相會。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