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輩子念過三間大學,在中正念的是心理系,當時屬於第三類組(現在還有這種分法嗎?),碩士班在成大行為醫學所,接受臨床心理的訓練,諮商心理學博士則是在台師大拿的。

身為一個心理all the way的人,或許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但說實在的,我對這個主題沒有太多感覺,長久以來我的讀者似乎都對心理師這行很感興趣,多次來信詢問我兩者的差別,我想乾脆一勞永逸,寫一篇文章來說明我的想法,就算是做選民服務(?)吧!

這個主題非常敏感,往往淪為孰優孰劣的爭論,因此我要特別強調,以下所寫的,都是狹隘的個人經驗與觀點,或許大家能理解,即便是念同個科系的人,其主觀經驗可能截然不同!

臨床心理所在幹嘛?

在我的經驗中,臨床心理較重視「心理病理」,除了理解辨識各種心理疾病診斷外,也強調從實證研究中去了解每個疾病的成因、致病因子(vulnerability)與危險因子(risk factor)。也就是說,臨床心理比較偏向以「疾病」為出發點去探索。另外,心理衡鑑(評估)也是臨床訓練中重要的一環,因為這也是醫院工作中的很重要的業務。

臨床研究所的訓練與醫院工作息息相關,就我的了解,目前仍是以訓練精神(身心)科的心理師為主,此外因為心理師在「神經科」與「復健科」也有一席之地,所以有些研究所也會開設相關課程。

至於心理治療方面,相對來說課程沒那麼豐富,也比較偏概論或者是「認知行為」學派的熟悉,沒有辦法,因為技能數大多點到心理病理與衡鑑方面了,回想起來,當年在碩三實習時根本是靠著膽量在做治療的;但對於心理衡鑑,甚至鑑別診斷就有自信多了。

在實習方面,臨床心理一定要有在醫院實習的經驗,由醫院任職的臨床心理師當督導,因此對於醫院體制比較熟悉。在研究取向上傾向實證主義,較多量化研究,去驗證假設,因此對於統計方法與工具也要有一定的熟悉度。

從諮商心理所可以學到什麼?

在我的經驗中,諮商心理所的課程會比較貼近民眾的需求(而非醫院的需要),例如家族治療、伴侶諮商、悲傷輔導等,這些都在社區執業時很可能派上用場。請別認為修了幾堂課就足以打天下,即便是博班的課程仍只是讓學生有個大略的認識罷了,要從紙上談兵中學會實務工作是天方夜譚 ─ 怎麼可能坐在教室學會游泳呢?

相對於個別的心理疾病,諮商心理比較以理論為出發點,從不同的學派去理解與詮釋人的問題,並提供解決之道。

有得必有失,雖然諮商也有心理衡鑑、變態心理學,甚至是精神藥物等課程,但相較於臨床整個都是以醫院工作做為訓練脈絡,諮商所學的衡鑑與診斷能力可能較難以勝任醫院的需要。但話說回來,醫院聘諮商心理師也很少是為了衡鑑或診斷就是了。

實習方面,諮商心理較為多元化,隨著個人偏好,可能會在各級學校、醫院、社區等不同場域累積經驗。但就我了解,即便是在醫院實習,很多時候是由醫師擔任督導者,而非醫院的心理師,因此學到的東西、經驗甚至文化也與臨床相差甚遠。

研究上較傾向質性研究,試著去了解人在不同處境的生命經驗。是以理解為出發點,而不是如量化研究,去驗證某些假設。

工作後才是開始

臨床與諮商間長久以來處於對抗的氛圍,一方面與工作權有關,在很久以前,諮商心理師不太有機會到醫院工作,隨著諮商開始往醫院「進攻」,可以想見對臨床心理是一種威脅,更何況現在醫院的穩定職缺已越來越稀有了。

另一方面,臨床排斥與諮商統稱為「心理師」(前陣子有這樣的草案出現),或許也與「物以稀為貴」有關,每年所產生的諮商心理師約為臨床的三倍,良莠不齊的情況更為明顯。但說真的,無論臨床或諮商,都已是供過於求,只靠執照上的光環恐怕不太夠亮。

現在心理師進入戰國時代,工作的困境與挑戰我在其他文章中已談過(請看文末的延伸閱讀),不再贅述。我想強調的是,在許多工作岡位中,諮商與臨床的分別已經沒那麼重要,說穿了真正在乎的只有心理師本身而已,這不是民眾關心的重點。

學校的訓練只是個開頭,說給想唸博士班的人聽,即便是博士的訓練也一樣,因為學校畢竟是學術機構,老師們不盡然對實務工作都很在行,此外,實務工作總得在實務中學習。有些令人敬佩的老師,在研究教學之餘,仍然私下找督導精進實務工作,像是以人際歷程取向聞名的吳麗娟,仍像個學生一樣跟著李維榕學習家族治療。教授尚且如此,學生又怎麼可能在學校就精通十八般武藝呢?

因此,我認為比大學更重要的,是工作後的訓練與個別發展,隨著個人的偏好與工作場域,去累積經驗與能力。不要再期待大學能教導你所有工作所需

在我工作的華人心理治療發展基金會,當中有社工、醫師,以及兩種心理師,平時和樂融融,不太會去分彼此,大家都是從事助人工作的同事,尊重與欣賞彼此的專業經驗,我很榮幸能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身教大於言教

最後,讓我來告訴你一個秘密。

心理諮商、治療,不管你怎麼稱呼,只要是與人貼近的工作,再也沒有比親身經驗更深刻的學習了。不論課程的內容,甚至是老師所說的言語,都沒有實際的行為來的重要。

就拿同理心來說吧,如果老師是用一種嚴苛的態度,去指責學生「怎麼對個案那麼沒同理心」,那麼學生是不可能學會同理的,他所學到的,只有嚴格、自責,或自己不夠好。

或許課程並沒有那麼重要,前提是能遇到如沐春風的老師(尤其是指導教授),能尊重、同理,且有界限地與你相處,這一切將會成為寶貴的經驗,在不知不覺中,你也就學到了心理治療中最重要的態度了(就算老師教的是統計 XD)。

「歷程往往比內容更重要」,無論是學習歷程或者諮商工作,都是真理。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