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奧運的關係,大家都很關心選手的表現,並且幫選手加油,大家都希望選手們可以表現出平常所努力的成果。可是你會看到有少數的人他會在社群上說一些酸言酸語的話,比如他說:「你怎麼搞的怎麼失誤那麼多?」、「一直失誤,這樣不行啊!」,或者是對射箭選手說:「哎唷,你怎麼都射不準,這樣怎麼行?」他們會在社群上就是留一些讓人家覺得不愉快,甚至讓當事人覺得有一點受傷的言論。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在搜尋過後,我發現酸民這件事情其實沒有那麼單純,在國外也開始有非常多的研究想知道酸民的言論會造成什麼樣子的影響。澳洲有一個研究機構做了關於酸民的調查,在調查結果發現有8%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其實經歷過持續性的酸民言論、網路仇恨,甚至是威脅或攻擊。8%的澳洲人民那也就是將近130萬人被酸民這樣持續性的攻擊過,這並不是一個小數目。而在這一些被攻擊的人當中,有1/4的人說他們曾經因為這個原因去看過醫生,也影響到他的工作。所以可以想像,雖然我們看到的可能都是冰山的一角,可是如果就大範圍來看,其實受影響的人還真的不少。這篇研究也估算過,因為酸民在網路上的騷擾或者是攻擊,帶給整個澳洲有大概37億澳元的一個損失,相當於750億的臺幣!

提到酸民有一些人覺得這些人就是因為自卑,所以才要攻擊別人。比方說:因為自己沒錢,所以就仇富;也可能因為他沒有交女朋友,所以仇女。除了這些之外,也有一些酸民在社群上是無所不酸的。那這一種無所不酸的酸民,我們把他定義為酸民當中的隊長好了,簡稱「酸民隊長」,他們把這樣子的黑暗的特質,發揮到淋漓盡致。

酸民也是現在網路世代的一個特色。過往在網路還不發達的時候,我們彼此之間人際間的訊息傳遞沒有辦法那麼快速。可是透過網路,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對地球另外一端的人發表自己的看法。所以網路的出現帶來了兩個特性,讓酸民的影響力浮現。第一特性就是匿名性,因為匿名的關係,所以酸民就會會毫無顧忌的批評。可以想見,如果拿掉匿名性,酸民一定會減少非常非常的多;第二個,就是因為網路讓訊息的傳遞變得非常快,這個訊息有可能是正確的,也有可能是假消息,那不管如何,你只要有各式各樣的消息的話,酸民就永遠不缺材料。因為網路的這兩個特性,就讓網路酸民浮現了出來。

酸民喜歡非典型社交回饋與幸災樂禍

有沒有什麼特性是酸民隊長特有的呢?

酸民隊長喜歡的回饋跟我們一般人不一樣。一般人我們喜歡的典型的社交回饋、在人際上喜歡互動的回饋方式,通常都是藉由幫助別人,獲得別人感謝、正向的回饋,這就是一個典型的社交回饋。而研究當中發現酸民隊長喜歡的不是這種典型的社交回饋,他們喜歡的剛好是相反的,他們喜歡對別人造成痛苦,讓人際情境變成是負向的。而在非典型社交回饋的量表中,其中有幾個題目是「我喜歡讓別人生氣」、「我喜歡讓場面變得尷尬」等等,在這種問題上,研究發現酸民隊長的得分偏高。從這樣子的一個量表就可以發現酸民隊長所要的人際回饋、社交回饋,並不是典型的,他就是要讓場面變的很難看,越難看他越開心,越尷尬越喜歡。所以可以想像為什麼他們在網路上的言論會那麼偏激,因為他們喜歡的就是造成混亂,並且讓當事人不舒服。

跟大家釐清一點,有一些人他會不小心讓別人生氣,或者是不小心讓場面變得很尷尬。例如:一些自閉症的個案,他們因為症狀的關係搞不太清楚別人的情緒,因此通常在無意間惹毛了別人。這一類的人和酸民隊長不同,他並不是故意造成人際場面的尷尬,而酸民隊長是故意的。

另外一個研究做了關於幸災樂禍的調查,而酸民隊長的幸災樂禍還是跟一般的幸災樂禍有些不同。平常我們講的幸災樂禍,通常是自己的對手或者是討厭的人出錯、出糗,而產生幸災樂禍的感覺。但是酸民隊長的幸災樂禍不是針對性的,他是所有的人出糗他都開心,就是喜歡看別人出糗。

酸民與黑暗人格特質

酸民隊長到底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有人開始去研究他們的人格特質。大多都會根據人格的「黑暗四連星」去討論,什麼是「黑暗四連星」呢?這並不是一個學術上嚴謹的名詞,它通常指的是有四種比較黑暗的人格傾向,包含:心理病態(psychopath)、自戀、馬基維利主義與虐待狂。

自戀就是極端的自我中心,覺得所有人都應該喜歡自己,自己是最棒的。Netflix最近上有上了一部韓劇《金秘書為何那樣》,裡面的男主角就有非常典型的自戀傾向,因為他覺得他自己又有錢又帥,所以所有的女生都應該要喜歡他。而虐待狂喜歡看到別人痛苦,或是造成別人的痛苦。這兩種都是一般我們覺得所謂黑暗人格特質。

韓劇【金秘書為何那樣】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心得@ 溏朝。 :: 痞客邦::

那另外一個大家可能比較不熟悉的叫作「馬基維利主義」,馬基維利的名字是來自於一個著名的哲學家,寫過《君王論》這本書。有兩位心理學家根據馬基維利這個人的一些理念來命名這個人格傾向,所以就叫做馬基維利主義。那馬基維利主義的人是什麼樣子呢?就是冷漠、無視道德、為求成功不擇手段,而且喜歡操控他人。

那最後一個是心理病態(psychopath),心理病態這個詞其實沒有那麼好翻譯,因為在中文上有些人會說他是心理變態、精神變態等等,不過它跟一般我們所說的心理病態的概念不太一樣。心理病態的人,你可以想像成經典驚悚劇《漢尼拔》裡面的主角,或是電影《腦男》主角這種冷血殺人狂。他們典型的特徵就是沒有同理心,也比較會有反社會人格的傾向,對於做錯事就沒有內疚感。另外也有一些研究也發現,這種有心理病態傾向的人對威脅性的刺激也不會有感覺,比如一些血淋淋的圖片等等。一般我們在看到這種比較血腥的或是威脅性刺激的圖片,通常會有點緊張,也會有心理反應跟生理反應,但是對心理病態來說,他們對於這種威脅性的刺激無感,也的確在歷史上很多知名的兇殺案件,兇手都是有這樣的人格傾向。

要跟大家說明,這並不代表有心理病態傾向的人就一定會是壞人或是殺人魔喔!這兩個並不是直接畫上等號的。像是有一個神經科學家——詹姆斯法隆,他是一個研究心理病態的專家,他看了很多心理病態的人的腦造影的圖片。突然有一天,他發現他自己的大腦反應居然跟這些心理病態的人很類似,他嚇了一跳,那後來他去回溯他祖父那一代時也發現,原來他的家族裡面真的出了不少的殺人魔。可是他是一個很專業的神經科學家,他就用他的例子來說明說,雖然你可能有這樣子的一個基因或是傾向,但是你不必然會發展成那個樣子,就像我們心理學常講的,很多的行為的構成,都是因為先天跟後天所交錯出現的。

人格黑暗三本柱:心理病態、馬基維利主義與自戀

以上跟各位簡單的簡介,這幾個黑暗的人格傾向:心理病態、馬基維利主義、自戀、虐待狂。其中,心理病態、馬基維利主義、自戀,這3個其實又被稱為「黑暗三本柱」。為什麼呢?因為有很多研究都會發現,一些成功的企業家或是成功的主管,他們多多少少都有一點點這3個黑暗的人格特質。其實這也可以理解,因為在現實社會要可以成功,有時候就需要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或是打垮另外一個企業。所以在整個現實社會當中的成功,有時可能需要沒有人性一點,或是會需要現實一點,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種「黑暗三本柱」的人格特質會在那些比較成功的企業家身上會看到的。所謂成功的企業家不見得是好的企業家,這兩個不太一樣。成功的企業家只要他讓他的業績蒸蒸日上,那就算是成功。可是他真的是好的企業家嗎?當然不見得。

虐待狂:酸民最相關的人格傾向

酸民跟「黑暗四連星」當中哪一些黑暗特質最相關呢?研究發現跟酸民隊長最相關的第一個特質:虐待狂,就像前面所講到的,酸民隊長喜歡的是非典型的社交回饋,就是看到別人越痛苦,他就越開心。第二個特質是我們剛剛提到的心理病態。那至於馬基維利主義跟自戀,在後續的研究裡面,其實發現這兩者跟酸民的關係程度比較低一點。「虐待狂」跟「心理病態」這兩個組合起來,再加上網路有匿名性的關係,所以可以了解為什麼這些酸民隊長很喜歡在社群上造成大家的紛亂,或是造成大家的痛苦或不愉快,因為這可以使他們自己感覺愉快。

酸民也不是完全沒同理心,而是缺乏共感

有一些人開始在討論同理心這件事,這些酸民隊長是不是真的沒有同理心?關於這一點,其實可以更細緻地來討論。

有心理學家就把同理心分成兩種不同的層面,一種叫做認知的同理,一種叫做情感的同理。認知的同理指的是說:「知道」這個行為可能會造成別人的怎麼樣的感受,這個是認知上的。那情感的同理就比較像是我們在講的「共感」,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情緒或感受,這叫作情感的同理。

研究發現,這種酸民隊長嚴格來說並不是沒有同理心,他們其實是有「認知同理」的,可是他們缺乏情感上的同理。換句話說,他知道這樣會讓你痛苦,可是你痛苦時,他並不會覺得痛苦,反而會覺得很愉快。所以從這一點來跟大家介紹一下同理心的分類,他的確是沒有同理心的行為表現沒有錯。可是我們更細緻來看的話,他其實是知道這樣子會讓別人痛苦的,而且他刻意讓別人痛苦。

孤單寂寞感會誘發攻擊行為

那除了這些人格特質以外,還有沒有什麼其他外在的因素會誘發酸民隊長展現出攻擊行為呢?有研究發現有一種情境,會更容易誘發這些酸民展現出攻擊行為,這個情境就是孤單跟寂寞。其實不用特別說酸民,其實一般人在網路上有這種被孤單、寂寞、排擠感的話,本來就比較容易會展現出攻擊行為。

研究把3個人分在一組,在3個人當中,真正的實驗受試者只有1個,那另外2個人是串通好的。讓他們3個人在實驗當中互相傳球,理論上大家通常都會和和氣氣的彼此傳球給對方,可是在這個實驗當中,串通好的2人故意彼此一直互傳,不傳給真正的受試者。所以真正的受試者就會覺得被排擠,因此就產生孤單的感覺。後續再去測量受試者時,就發現當他被排擠、有這種孤單感的時候,他就容易展現出攻擊行為。而這當然也包含了我們剛剛講的酸民隊長,他們也更容易會在網路上激起行為去攻擊別人,留下那些不好聽的言論。

所以從上述的這些發現整理出來,酸民隊長除了自己有黑暗特質以外,他可能在外在條件、心態上也是比較孤單的,他的社會支持可能比較不好一點。而這種內外在的因素一起結合起來,使他容易在網路上頻頻地攻擊別人,造成別人的痛苦。

減少酸民危害,人人有則

這樣子的酸民現象,其實已經不能等閒視之了,所以我們應該要來好好的來正視它。可想而見的未來網路和社群只會越來越發達,而這種酸民現象也只會越來越多。那我們了解酸民之後,接下來可以怎麼辦呢?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因應方式?

整個脈絡下來最好的一個因應方法大概分兩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如果你是被酸民攻擊的人的話,那當事人可以做的最好就是不要理會他。不去回應有虐待狂特質的酸民,因為他就是故意要激起當事人的不愉快。所以如果你反擊了,或者是你表現出痛苦讓他看到,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正向的回饋。

當事人會覺得很心酸,自己是受害者,卻什麼都不能講。就權利上來說你當然可以講,但是如果我們從怎麼樣減少酸民現象繼續蔓延的話,讓酸民的回應可以停下來是最好的方式。因為如果你繼續回應這些人,他們也會繼續攻擊,所以最好的回應就是不回應、冷處理。那這樣對這些酸民隊長而言才是最大的受挫,因為他發現攻擊你都沒有效,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做了,

身為旁觀者的我們,當我們看到別人被被酸民攻擊的時候,我們可以怎麼做?

有不少正義的網友,他看到自己支持的人受攻擊的時候,他也會幫忙反擊那些酸民的言論,這當然在當事人的眼裡看來是很安慰的。不過如果同樣的,我們以要停止酸民行為的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旁觀者最好的方式其實是旁觀者表達出支持當事人的言論,不用刻意去攻擊這些酸民。因為從我們前面的分析,大家都知道酸民要的是越亂越好,可是如果所有的旁觀者大家都一致地去疼惜這個當事人,然後給予這個當事人的支持的話,那這個酸民就覺得沒戲唱、覺得很無趣。不去理會這些酸民的言論,這樣子對酸民而言就是最好的打擊。不讓這些酸民的行為持續的在社群上發酵,那在這種氛圍的塑造底下,這些酸民就沒有辦法得到他所要的非典型的回饋,他沒有辦法看到大家很痛苦,就只好摸著鼻子不做了。

以上兩點是比較單純的原則,主要是根據這些酸民隊長他們本來的特質,以及他們的想要的一個現象,我們來做出反制的動作。

Previous article與疫情共處:禁錮中的自由來自想像
台灣應用心理學會理事長、高雄醫學大學正向心理學中心顧問、台灣睡眠醫學學會大眾教育委員會委員、哇賽!心理學創辦人兼總編輯。 國語日報科學版、幼獅少年、泛科學…等專欄作家 Podcast「哇賽心理學」主持人 有聲書:一刻鯨選「睡眠管理職人的好眠教室」 著作:不腦殘科學1,2、神奇的心理學、哇賽!心理學、用心理學發現微幸福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