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的電影、動漫作品永不退流行,不只大人喜歡,連六個月大的小嬰兒可能也會喜歡噢…

左:紅圓形試著自己爬上山坡,但試了兩回都不成功。在他第三次嘗試時,黃三角從下面幫忙推他上山。
右:紅圓形試著自己爬上山坡,但試了兩回都不成功。在他第三次嘗試時,藍方形從上面阻擋他上山。
圖片取自Hamlin, Wynn, & Bloom 2007年之論文。
左:紅圓形試著自己爬上山坡,但試了兩回都不成功。在他第三次嘗試時,黃三角從下面幫忙推他上山。
右:紅圓形試著自己爬上山坡,但試了兩回都不成功。在他第三次嘗試時,藍方形從上面阻擋他上山。
圖片取自Hamlin, Wynn, & Bloom 2007年之論文。

『有一天,紅圓形試著自己爬上山坡,但試了兩回都不成功。在他第三次嘗試時,黃三角從下面幫忙推他上山。又有一天,紅圓形又試著自己爬上山但又失敗了。在他第三次嘗試時,藍方形從上面把他往下推、阻擋他上山……』

諸位或許聽聞過Hamlin等人發表於2007年的研究1,實驗參與者在觀看了上述由卡通圖形擔任主角的動畫短片後,比較喜歡那個幫助別人的黃三角,而不是那個妨礙別人的藍方形。令人訝異之處在於,該研究的實驗參與者是年齡僅僅六個月和十個月大的小嬰兒。

後來有數個研究也發現同樣的結果:嬰兒早在六個月大或甚至更小的年紀,就已經對「利社會行為」(prosocial behaviour)有所偏好,且排斥「反社會行為」(antisocial behaviour)。雖然部分研究無法得到這樣的結果,但在一文獻回顧論文中,研究者指出大多數的研究都是支持這個結果的2

在一項新出爐的研究中3,日本研究者更指出,六個月大的嬰兒已經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有所偏好!

實驗影片中出現的四個卡通圖案,包括兩個圓球與兩個方塊。圖片節錄自Kanakogi等人2017論文。
實驗影片中出現的四個卡通圖案,包括兩個圓球與兩個方塊。圖片節錄自Kanakogi等人2017論文。

實驗的方法是讓嬰兒觀看兩支卡通短片,每支短片內都會出現兩個圓球(藍圓球&黃圓球)和一個方塊(綠方塊或橘方塊)。兩支短片一開始的內容相似,都是其中一個圓球在“欺負”另一個圓球,而方塊從旁目睹這一切的發生。兩支短片不同之處在於,一個方塊最後選擇“介入”-跑到兩個圓球的中間,阻止加害者繼續欺負受害者;但另一個方塊則是往兩個圓球所在位置的相反方向離開。當實驗者要求小嬰兒從兩個方塊之中二選一時,大多數的嬰兒選擇了那個介入霸凌的英雄方塊,而不是那個沒有介入、跑掉了的方塊。

螢幕快照 2017-04-10 下午2.59.54
實驗影片之一。藍圓球不停地在追逐、擠壓黃圓球,甚至把黃圓球擠到都變形了!影片最後,看著這個事件發生的綠方塊,挺身而出擋在兩個圓球間,阻止藍圓球繼續欺負黃圓球。

在另一個實驗中,研究者讓嬰兒看完上面提到的“英雄方塊介入霸凌事件”短片後,又接著讓嬰兒看另外一支短片。這個額外的短片有兩種版本,其中一群嬰兒所看到的版本是:英雄方塊不但對加害圓球發動攻擊,也攻擊了受害圓球。另一群嬰兒看到的版本卻是:英雄方塊對加害圓球與受害圓球都伸出援手,協助他們完成某事。許多以嬰兒為實驗對象的研究,會根據嬰兒的凝視時間長短來推測嬰兒的內在想法。比方說,如果是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事物,嬰兒盯著看的時間就會變長(因為驚呆了嘛XD)。在這個實驗中,嬰兒凝視〔英雄方塊攻擊受害圓球〕的時間,比凝視〔英雄方塊攻擊加害圓球〕的時間來得長。另一方面,他們凝視〔英雄方塊幫助加害圓球〕的時間,也比凝視〔英雄方塊幫助受害圓球〕的時間長。顯示「英雄攻擊受害者」和「英雄幫助加害者」會令六個月大的嬰兒感到意外!

至此,我們已經知道六個月大的嬰兒在觀看30秒鐘的動畫後,便能看出其中一個圓球在欺負另一個圓球。而且就像一般大眾喜愛阻止邪惡的大魔王毀滅世界的超級英雄一樣,六個月大的嬰兒也偏好出手阻止霸凌繼續發生的方塊(而非偏好跑掉的方塊)。除此之外,六個月大的嬰兒甚至還能預期這個出手干預的方塊,對受害者與對加害者做出不同的後續動作。如同我們期待超級英雄救助善良老百姓的同時,也期待超級英雄把大魔王痛揍一頓。

不過,六個月大的嬰兒也不是無所不能的。一項他們還未具備的能力,便是“根據行為人的意圖來衡量行為人的行為”(好拗口)。我們會把一個人視為英雄,除了這個人必須做出英雄行為以外,他還必須是有意要執行這個行為才可以。例如,如果方塊只是‘不小心’‘剛好’跑到了兩個圓球之間,並非刻意要阻止加害圓球繼續欺負受害圓球,我們就不會把這個方塊當作英雄。而六個月大的嬰兒無法區分‘不小心’和‘有意’這兩者的區別,但是十個月大的嬰兒就有能力區分了喔!因為他們會選擇因‘有意阻止’所以才跑到兩個圓球中間的方塊,而不是因‘不小心’而跑到兩個圓球中間的方塊。顯示六個月大的嬰兒還無法區分這種情境下的行為人有沒有意圖,但等到十個月大時,這個能力就已經發展出來了。

相較於一開始提到的「爬山坡」實驗,這個新研究的實驗更為複雜。因為「爬山坡」實驗中,一共只有三個角色-想爬上山的紅圓形、幫助他人的黃三角、以及妨礙他人的藍方形。但在新實驗中一共有四個角色-加害者、被害者、阻止加害者繼續迫害被害者的第三者、以及袖手旁觀沒有介入兩人關係的第三者。然而即使是這麼多個角色間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六或十個月大的小嬰兒已能理解不少。

至於六個月大的嬰兒對「利社會行為」或「英雄」有所偏好,是因為我們生來如此,或是環境、教養所造成的呢?這個有趣的大哉問,可能得等待更多的研究來回答了。


參考文獻

1. Hamlin, J. K., Wynn, K. & Bloom, P. Social evaluation by preverbal infants. Nature 450, 557–559 (2007).

2. Holvoet, C., Scola, C., Arciszewski, T. & Picard, D. Infants’ preference for prosocial behaviors: A literature review. Infant Behav. Dev. 45, Part B, 125–139 (2016).

3. Kanakogi, Y. et al. Preverbal infants affirm third-party interventions that protect victims from aggressors. Nat. Hum. Behav. 1, 0037 (2017).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