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衝突人格者四大特徵

  • 大量「全有或全無」的極端思考方式
  • 強烈或不受控制的情緒
  • 極端的行為或威脅
  • 責怪他人—也就是怪罪目標—的執念

你有可能變成高衝突人格者的怪罪目標嗎?如果不小心警戒的話,就有可能,高衝突人格者通常會挑選身邊或位於權力位置的人做為目標。碰到這種因為私人或從屬關係而接觸到的人,我們很容易在沒有太多認識的情況下,將他們邀請進生活中。

避免、預防高衝突行為,就像避免生病一樣。了解高衝突人格者的人格類型,就像打預防針,可以保護自己不變成他們的怪罪目標,我稱這種技能為「人格覺察」。

事實上,藉由閱讀本書所培養出的人格覺察,會讓你在與人相處時更有信心,因為知道如何辨認危險人格類型的警訊,避免進一步的傷害。

若你經常與潛在的高衝突人格者周旋,不想掉進他們的圈套,就需要人格覺察來自我保護。我會教你利用一些簡單的評估方法來建立這種認知,當有陌生人出現在你的生活中,或者當你懷疑自己可能碰上高衝突人格者時,便可派上用場。

那些缺乏相關知識或過於天真的人,高衝突人格者經常能順利贏得他們的信賴,身為社會一份子,我們若能將這些知識分享出去,便能大大降低他們造成的傷害,對所有人都有益。

關於高衝突人格你需要知道的四件事

第一,我在第一章中提過五種人格障礙,具有這些人格障礙的人分布在各個經濟、社會、政治和族裔團體裡。你無法從一個人的背景來判斷他是否是高衝突人格者。舉例來說,你無法從職業或是否受到大家信賴來辨別高衝突人格者。事實是,深受愛戴的領袖人物和從事助人專業的人(老師、醫生、神職人員、治療師、護理師等等),具有人格障礙的可能性或許還比其他行業的人稍微高一些,因為親密關係和權力位置正是這些職業吸引人的特質。

第二,有研究報告指出,高衝突人格者的比例正在逐漸增加,這表示你成為目標的風險也在提高。

第三,高衝突人格者面對衝突時,思考方式和行為與一般人不同,因此在對付他們時,你所採取的方法也一定和平時解決衝突時不同。

第四,高衝突人格者本質上並不邪惡。我們不應該將他們視為壞人,或試圖將他們逐出社會。他們很多都是先天導致的人格障礙,或是因為童年時受到嚴重虐待或縱容才造成的。

有些高衝突人格者在正確的干預行動下,能夠被引導去尋求協助,過著比較有意義、比較快樂的生活。至於那些無法接受幫助的,我們就必須共同合作,限制他們所造成的傷害。

為何是現在要知道?

現今世界發生了四個巨大的變化,讓人類變得更加脆弱,對我們所面對的人更無從熟悉,因此人格覺察變成了避免成為怪罪目標的重要知識。這四個變化是:

  • 我們不知道彼此的個人歷史:這個時代人類的流動性高到驚人,高到我們已經變成了一個「個體化」的社會。然而我們還是必須群居生活,因此會不斷有新認識的人進入我們的生活:約會、上學、上班、雇用維修人員、加入教會、擔任志工、投資、運動……多到數不清。但是,你對多數人的過往歷史都一無所悉,不知道他們的名聲、過往的人際關係,除了他們自己透漏的訊息之外,你什麼都不知道。沒有個人歷史,你很難從表面判斷誰能信賴,誰不能信賴,雖然可以上網查詢對方的資訊,但還是難以斷定真偽。
  • 家庭與社區的力量式微:社區、鄰居和家族成員之間曾經是彼此都認識,而且會互相幫忙留意的,大家會分享對陌生人或可能具有危險性的熟人的看法。如果有你想認識的人,總會有某個熟人知道他的底細,藉著八卦流言,大家可以知道應該避開哪個人,或者該怎麼應付他。過去的家族和社區特別擅長篩選出高衝突人格者,保護其他人不受傷害,但現在,在這個個體化的社會裡,你幾乎是獨立生活,因此篩選的工作只能全靠自己。
  • 我們全都受到電子世界的控制:在網路上,任何人只要花少少的力氣,就能隱藏自己的真面目,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面貌。越來越多人利用科技來誤導他人,你會被這些迷人的假照片、漂亮的假資歷或感人的故事引誘上鉤,最後才發現根本是謊言連篇。
  • 娛樂文化誤導了我們對於真實世界人格的認知:提供我們娛樂的電視和電影裡,充斥著行為像是混蛋的人(通常都是高衝突人格者)的有趣故事,然後情節會來個大翻轉,讓這些人在得到啟發後改邪歸正。他們到最後全變成聰明又善良的人(想想迪士尼的卡通,和一些浪漫喜劇),這扭曲了我們在真實世界中的認知。因為不管大家多努力,或天真地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他們,高衝突人格者都很少會像這樣受到啟發後改變行為。

信賴的天性讓你受害

這四種近年來的文化改變,再加上人類數千年來的古老天性,變成了一種可能十分危險的組合。為什麼呢?因為人類天性裡的某些面向,註定我們容易受到操控,因此增加了成為怪罪目標的機會。

  • 我們容易相信人:許多實驗都證明,比起不信任人,我們更寧願選擇相信,尤其當有人上前求助時更是如此。不幸的是,這個正向的心理特質卻讓我們更容易受到高衝突人格者的控制,他們會不斷在情感上求助、勒索,扮演受害人的角色。
  • 我們特別容易信賴自己認同的團體中的成員:大量的腦部研究顯示,從嬰兒時期開始,我們就會根據自己的背景和文化形成對他人的刻板看法。我們會過分信任自己認同的團體中的成員—尤其是同樣族裔、人種、政治立場或宗教團體,然而,其中有百分之十的人是不應該相信的。我們對於與自己不同團體的人往往又不信任,但其實他們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值得信賴的。
  • 我們容易相信自己的情感:「情感連結」是人類最強大的慾望之一,我們不斷地想要被愛、被喜歡、被尊重,然而,操縱你的情感,正是那些可能摧毀你人生的人最擅長的技巧之一。你會被他們的故事打動,會因為他們的魅力以及他們對你的關注而被說服。
  • 我們會懷疑自己的行為:諷刺的是,我們很容易相信他人,卻不容易相信自己。當我們與人發生衝突時,第一個衝動便是質疑自己:我說錯了什麼嗎?我是不是做了什麼愚蠢或冒犯人的事?我下次該如何改進?這種正常的人類特質能幫助我們學習、改變和成長,但是當你面對的是高衝突人格者時,這種特質就會帶來麻煩—尤其是當你比起相信自己,更傾向相信對方的時候。

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人類特質,我們會有這些反應完全沒有錯,在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都是行得通的。你只是需要學習何時該丟棄這些反應,否則就有可能變成怪罪目標。這正是本書的目的:學習辨識大部分人忽略或看不見的警訊,然後基於對高衝突人格者的新知識來行動,取代你原有的天性反應。

 

以上內容摘錄自《高衝突人格》(遠流出版)

許多高衝突人格者平時都很正常、甚至非常有魅力,可是一旦踩到他們的雷,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針對你。想著靠忍氣吞聲解決問題,這是下策;選擇硬碰硬,更是下下策。身兼心理師和律師身分的比爾‧艾迪總結三十多年來的經驗,整理出5大方法,幫助我們辨識及應對。

進一步暸解本書內容:https://goo.gl/gftm1P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