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大家有覺得正義魔人變多嗎?

在這段期間網路上常見只要有人做了些與眾不同的事,就很容易遭受到超乎尋常程度的批判,彷彿每個人的道德感都提升到MAX,看似距離人人是聖賢的境界已經不遠。

一般人總以為道德感是穩定的,不過從研究看來這會有短期波動變化,而且因為疫情的關係,還真的讓人的整體道德感提高了!

一篇刊載於2020年演化心理學(Evolutionary Psychology)的研究,調查了共913位民眾,瞭解他們對於疫情的焦慮程度、道德感程度以及厭惡敏感性。道德感分為以下五類:傷害、公平、忠誠度、服從權威以及純潔,問的題目就像是你看到一個女孩在知道朋友父親是大樓管理員卻大笑(傷害)、一個男性離開家族企業後加入競爭對手陣營(忠誠度)、你看到一個明星運動員在比賽中忽視教練的指示(服從權威)…這類,都不是疫情相關,都是在談對於他人的道德評判無非關自己。

將參與者依疫情的焦慮程度二分後發現,焦慮程度高者,道德感也都明顯較高,而這影響也跟個人厭惡敏感性有關。換句話說,在疫情緊繃的當下,民眾焦慮程度普遍的都提高,因此對他人就更容易吹毛求疵。這也的確反應在一些公眾人物稍有一些失言或出差錯,就會引來大批指責。

為什麼疫情焦慮會導致道德批判程度提高呢?焦慮可能參雜的多項因素,其中之一是對疾病/污染的厭惡感,厭惡程度越高,在疫情未能獲得控制的情況下自然會慮感越高。

說到厭惡感,這也是很有意思的情緒感受。有另一個研究發現,短暫提高人的厭惡感,也會提高道德感哦。

這個實驗有點像惡作劇,去惡作劇商店購買屁屁噴霧來造成人的厭惡感,苦主是127位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在聞完味道後需回答一些道德判斷的問題。結果發現:有聞到屁味的人道德批判程度也會比較高。

所以說,無論是疫情造成的焦慮也好,對於三級封鎖造成的厭惡感受也好,都可能會讓人道德感提高。但是但是,這些研究並不是說自己的行為會更有道德哦,而是對於他人的不道德行為的批判程度會提高,這或許是許多正義魔人到處出征的一個原因吧。

Henderson, R. K., & Schnall, S. (2021). Disease and Disapproval: COVID-19 Concern is Related to Greater Moral Condemnation.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volutionary approaches to psychology and behavior, 19(2), 14747049211021524.

Schnall, S., Haidt, J., Clore, G. L., & Jordan, A. H. (2008). Disgust as embodied moral judgment.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4( 8 ) , 1096–1109.

Previous article瞭解並接納孩子的不完美
Next article與疫情共處:禁錮中的自由來自想像
台灣應用心理學會理事長、高雄醫學大學正向心理學中心顧問、台灣睡眠醫學學會大眾教育委員會委員、哇賽!心理學創辦人兼總編輯。 國語日報科學版、幼獅少年、泛科學…等專欄作家 Podcast「哇賽心理學」主持人 有聲書:一刻鯨選「睡眠管理職人的好眠教室」 著作:不腦殘科學1,2、神奇的心理學、哇賽!心理學、用心理學發現微幸福

留下您的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